菜单

夜色中,痴情男等来的是一场浩劫

2019-08-29 10:09:05 记者 曾昶 通讯员 杨小龙 玉林新闻网-玉林日报

微信里结识的陌生“朋友”,可能是天使,也可能是魔鬼。

三十出头的单身平民黄某设计的微信昵称为“一切都好”,本想图个吉利,却由于微信交友不慎,掉了魂,挨了揍,破了财。

“附近的人”,一天不聊如隔三秋

2018年6月的一天,无所事事的黄某在浦北县平睦镇的家中玩手机,或看看新闻,或刷刷微信。百无聊赖中他上上下下盯着“附近的人”。一个神态端庄的女子头像引起黄某的关注,他马上请求加为好友。对方同意,添加成功。黄某从对方的头像、昵称、交流言语等方面进行综合分析,揣测对方应为一芳龄女子。在与这个自称“宾兰”的网友聊天时,黄某情感恣肆,感觉微妙。

黄某一有空就摆弄手机,一摆弄手机就刷微信,一刷微信就与“宾兰”闲聊,天南地北,话语投缘。几天工夫,两人就黏糊到了一天不聊如隔三秋的程度。

通过“考试”,夜色中美人要来

数天之后,“宾兰”对黄某进行一个小小的考验。2018年6月16日中午,“宾兰”在微信中发信息说,去了广东两天,今日就想回博白,但没钱买车票,叫黄某借300元钱给她。“你我之间,何须借?”被冲昏了脑袋的黄某当机立断,当天下午就微信转账300元钱给女网友。患难真情,拉呱扯淡,俨然热恋。今晚见你,行不行?“宾兰”热情如火地主动提出。好啊。黄某假装语气轻松的样子,却由此刻开始了度秒如年的焦灼等待。“宾兰”刚开始说当晚八九点到博白,后来又说半路塞车要到晚上十二点才能到。

黄某也不去多想:迟就迟点,我等你。黄某稍作准备,身穿白色上衣,脚蹬全新皮鞋,驾驶一辆红色弯梁摩托车,就出发迎候美人。当晚十一时许,黄某从浦北县平睦镇抵达博白县永安镇城治村与二级公路交界的三岔路口处耐心等待。

左等右等,等了半个时辰,黄某见不到“宾兰”飘逸的身影,却等来了两位谋财不害命的不速之客。

美人没等来,等来两个凶神恶煞

午夜时分,一辆白色小轿车从不远处斜刺里开过来,在黄某的摩托车处停下。有备而来的罗剑、管福二人下了车后迅疾逼近黄某。留着寸头的罗剑走到黄某旁边,一手夺走黄某的手机,问黄某是不是跟其朋友的老婆聊天、想泡她。黄某矢口否认。罗剑啪啪啪扇了黄某几记耳光,惊惧万分的黄某瞬间明白自己已踏入了一个恐怖的陷阱,为了避免更大的伤害,只好木偶般听从摆布。

三人骑着黄某的摩托车到了博白县永安镇太安小学附近一偏僻空旷的地坪,罗剑凶神恶煞地威胁黄某:现在只有两条路,一是叫朋友出来打死你,二是给七八千元钱了结此事。黄某服软说,给点烟钱你们。“我买不起烟吗?”罗剑和管福中的一人,说着狠狠踹了几脚黄某。黄某忍着痛,从身上拿出原本打算与“宾兰”一起花销的1280元给二位陌生男子。罗剑一手拿过了钱,掂量掂量说,钱太少了,微信有没有钱?为了免受皮肉痛苦,愁眉苦脸的黄某很不情愿地说出了微信转账密码,二人从微信中转走了黄某的2200元。

罗剑、管福二人还不满足。继而,罗剑又逼问黄某,银行卡里还有多少钱?不瞒两位,还有1000多元。于是三人又骑着黄某的摩托车去到永安镇永安街,黄某在农村信用社自动取款机取出1000元交给二位。

同日中午,黄某向博白县公安局永安派出所报案。

所谓的美人是抢劫犯、瘾君子

2018年8月7日,博白县公安局水鸣派出所民警巡逻至水鸣镇合光村一路段附近时,发现一名可疑男子并当场从该男子身上搜出两把管制刀具。经当场盘问,该名男子恰是管福,管福被擒了。

2018年10月11日21时许,博白县公安局水鸣派出所接到群众举报称,在水鸣镇江正村一小卖部门口处有吸毒人员出没。接报后,数名民警当即前往处理,在现场抓获涉嫌吸食毒品的罗剑。公安机关还查明,罗剑曾于2005年8月和2010年3月先后被法院判刑,2016年6月23日刑满释放。

博白县人民检察院于今年4月29日将该案提起公诉。7月23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被告人罗剑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十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以被告人管福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责令被告人罗剑、管福共同退赔被害人黄某经济损失5598元。

原标题:微信情缘 “美人”要来  夜色中,痴情男等来的是一场浩劫

责任编辑:李家州

手机版 电脑版 留言
X